Ich gehöre nur mir

发布于 2021-12-20  21 次阅读


上面是来自YouTube的2012年版本的“我只属于我自己”,中国局域网不可见上面的内嵌界面

从8个国家的不同表现很容易看出文化差异以及她们对于sisi的内心的理解的不同。

我个人觉得还是奥地利和匈牙利、德国的艺术家比了解sisi,毕竟奥匈帝国不少sisi的传说吧,sisi出身拜仁州、嫁在Wien,亲近布达佩斯。我对这几位的评价是:她们对sisi的了解程度(按照国籍) : 奥地利>德国>匈牙利>芬兰>荷兰>韩国>瑞典>日本。

我感觉虽然日语是我的第二外语,但是这个日本艺术家的演出类似演歌的唱法,且把sisi演绎得比《跨越天城》里的妇人还要阴狠,但是sisi公主虽然有些任性和自由主义追求和反抗精神,但是,如此狠辣的内心状态应该占她的所有活动时间的不足2%,这种心理应该是sisi心理的某些偶然的峰值状态,不是真实的sisi。我感觉这里某种程度体现了日本人阴狠的民族性格。

瑞典的比较像一个欧洲强国的女皇,类似sisi的中年时刻,她中年(40之后)应该约35%的时间是这种精神状态。

韩国的演绎明显把sisi想的太单纯了,好像只是sisi被限制,没有时间“玩”而空虚寂寞一样,而实际上sisi是受到宫廷礼仪的限制(尤其是皇帝他妈的限制)而颇感不自由,这种被压制感,自由被剥夺的痛苦,而不是空虚渴望玩的痛苦,此外,还存在她斗争了还无法有成效的痛苦,知道自己深陷无法逃离的束缚的痛苦,sisi不是简单会为无法有自己的空闲时间或者简单的自由而歌唱自己心情的幼稚人(虽然她的确比同龄人要幼稚和理想化,但这个不应算作为幼稚,而是一种率真吧,世俗分类为幼稚),她在反抗中、失败中、被摆脱不了的束缚中,挣扎着的痛苦,我想才是跟深层的粘着性痛苦。

芬兰的演绎显得sisi内心颇为平静,我想sisi在当皇后的时候应该大多数时间都是这样的,她也忙于许多事情,会客观抑制自己的冲动,她老公对她很好,一直顺应着她,她也是心里清楚的。

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的艺术家很好的演绎了sisi自慕尼黑(好像是)到在匈牙利待着的那段sisi公主年轻时期的心理状态,真的非常棒,奥地利演员的着装高仿油画里sisi的样子,高贵且有些小小的任性,匈牙利的演绎出布达佩斯人们眼中的优雅仁慈温柔自信的形象,德国的艺术家Helene Fischer是老牌实力唱将(我很喜欢哼她的歌 开头好像是 红酒已经冷却那首)很好地表现出自己不是很想被皇帝挑中但是好像似乎当皇后是最好的选择了、不过当皇后可以但是我必须是我、我只属于我自己的那种脾性,这样我才嫁给皇帝!这种带着有些忐忑有些兴奋又知道宫廷的屁事多但是对自己的任性做法一定能破除宫廷的破规矩的相信,而上路去wien的心理。不过之后在维也纳的日子里,发现自己难以突破宫廷的束缚而感到痛苦,已然加入皇室,却不自由,权力极高的女性反而不如一个无名的儿童有自由!熬死婆婆之后有些大解放的感觉,不过她并不是十分完美,因为理想主义且十分出名,她的行为会得到很多收益于她或者理解她的人的拥戴,但是也会惹得一些不赞赏她的人的反对,支持者和反对者会两极分化,最后招惹极端分子的刺杀了。

不得不说,这位匈牙利的艺术家真的长得太好看了!!!!!!!!!我很喜欢这种欧式长相。而且我发现欧洲来说,匈牙利是亲中国家,我立刻开始搜集匈牙利语的资料,我发现中东欧的女士长得有种我的传统印象中的公主的外貌......

WoW 慕尼黑->维也纳->布达佩斯~~~

俺还是有些德语基础的,摆脱病毒赶紧消失吧,我要出去玩!

2021\12\20\2:37